互联日报 创投正文

优质小说《许你一场刻骨伤恋》在线免费阅读

2018/5/4 15:24:13   来源:互联网

----------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[][][]找【中意文学】回复192即可阅读全书--------------

 

1章 生不如死

窗外电闪雷鸣,一道霹雳的闪电划过,大雨倾盆而至。

林音音身上湿漉漉的,被郑昊之死死的按在沙发上,雨水打湿的刘海紧紧贴着额头,难受的厉害,身体被他掰开,呈现出羞耻的姿势。

眼前的男人如同地狱里来的修罗,直接扒开她的双腿,长驱直入。

“啊!”

没有润滑没有怜惜,就这么硬闯了进来,林音音趴在沙发上指尖儿将皮质沙发都抠破了。

头皮一阵发麻,漂亮的脖颈在玻璃窗上映出一道优美的弧度,紧接着头发就被郑昊之攥住,用力的往后扯……

身体被迫往后仰,像是一把弓,郑昊之边做边嫌弃她。

“舒服吗?满意吗!当年你找人强奸林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?爽吗?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!”

郑昊之把她的双腿分到最开,林音音咬着唇,混乱中一下抓翻了他放在茶几上的婚纱照——他和林水的。

舌尖满是甜腥的味道,她胡乱的摇头:“我没有找人强奸她,那是个意外,跟我无关!”

“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?!”

郑昊之一把将人提了起来,怜惜的将照片摆放好,抓着她就往身下按,林音音慌了,手忙脚乱的拍打着他,惊恐万分,用力想要逃离。

他怎么能这么对她,他现在的身份是她的妹夫。

“刚刚不是浪叫的很爽?现在知道羞耻了。”

看着这张和林水六七分相似的脸,郑昊之只觉得血液都涌向下身,身体胀的快要爆炸。

他揪着林音音的头发将人从沙发上提了起来,林音音哭的嗓子都哑了:“昊之……”

郑昊之不管不顾的将自己顶了进去,只把她当做泄欲的工具。

“不要——”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,惊飞了枝头的鸟儿。

别墅内的佣人纷纷躲了起来,没人敢发出一声言语。

一夜秋雨。

林音音狼狈的蜷缩成一团,身上脏兮兮的,耳边是郑昊之扣皮带的啪嗒声。他衣冠楚楚,可她却……

喉头艰涩,一股甜腥溢出,她艰难的拿过被撕烂了的衣服套在身上,灯,啪嗒点亮了。

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林水疯了似得冲过来,一把掐住林音音的脖子:“啊啊啊。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是你,是你杀了我的孩子!”

“咳咳,不、不是我……你松手!”

脸色涨成了猪肝色,林音音喘不过气来,双腿挣扎着,指甲划破了昂贵的地毯,她被林水按在地上,绝望的向林昊之求救:“真的不是我,为什么不信我……”

“林音音!我说了,不要再让林水看见你!”

郑昊之眉间褶皱渐深,走过来时皮鞋踩住了她的头发,疼的林音音差点咬舌自尽。

他看向她时眼底却只有厌恶,却转眼温柔的蹲下来哄着林水。

“水水,乖。我带你离开这,离开,我们去看宝宝好不好?”

“宝宝没死?”

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力道松了许多,林水弥漫的看着他:“昊之,你没骗我?”

脑子有些晕眩,吸进来的气息越来越少,在窒息的边缘,林音音绝望的看着他们,她都要被掐死了,可郑昊之却温柔的劝她,怕她受到一点伤害……

疼,不仅身体上的凌辱让她疼,这种被丢弃的感觉真是让人生不如死。

他们相亲相爱的抱在一起,画面灼痛了她的眼!

×

2章 一丝怜悯

“荷荷——”

破锣嗓子似得发出来难听的声音,抓着地板的指甲已经碎了,十指连心。

她绝望的闭上眼睛,郑昊之的声音变得缥缈。

“对,我带你去看宝宝。”

……

“把她给我扔出去!”

眼皮像是有千斤重,林音音感觉自己被人拖着扔在了地上,瓢泼大雨落在身上,她费劲的睁开眼,指尖的血混在雨水里,林水和郑昊之站在别墅里望着她。

喉头艰涩,发不出声音。

“滚吧。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,还想勾搭我们总裁!”

助理一脚踹在她身上,林音音闷哼一声,忽然那抹白色的身影跑了过来。

郑昊之也紧随而上。

他们对她还有一丝怜悯吗?

林音音摇摇晃晃的撑着身体站起来,林水一袭白色睡衣,郑昊之体贴关切的为她撑着那柄黑色的雨伞。

“西西,咬她!”

林水眼中挂着笑,声音清脆,可却说着最恶毒的话!

“啊!”

一只身材肥大的藏獒猛地扑了上来。

那一瞬,林音音凄惨一笑。

是了。

她竟还祈祷郑昊之能有一丝怜悯。

怎么会呢……

最终,林水银铃般的笑声在耳边炸开,林音音终于不堪重负,晕了过去。

大雨依然在淅沥沥的下着。

郑昊之蹙眉,让助理将宝宝牵了下去。温柔的搂着林水:“水水,外面冷,我们回去吧?”

三年前,他本该和林水结婚,成为众人艳羡的一对。

可林音音把她约去夜总会,变着法组了个单身派对,找人强奸了林水!

导致林水的孩子没了。醒来之后她不堪重负的疯了,可郑昊之还是抵着外界的压力娶了她。

看着疯疯癫癫的林水,郑昊之眼中对林音音的恨意又深了几分。

她膝盖上破了皮,头发混着雨水像是一堆烂掉的草,郑昊之厌恶的别开眼。

……

“不要!不要过来!不要咬我!”

漆黑的雨夜让林音音恐惧到了极致,她睁开眼,额头上豆大的汗水滚落。

外面的雨还在下,心慌慌的。

是谁?是郑昊之送她来的医院吗。

望着一片素白的墙壁,林音音拔掉输液管,发现自己的手指和膝盖上都包扎了白色的步,护士推门进来换药,她忙问:“护士,请问是谁把我送来的?”

“哦。是个男的,挺帅的。”

真的是他?林音音唇角颤抖着,攥紧了手,那种疼让她感觉自己不是在做梦,心里竟有些期待。

他对她果然还是没那么狠心么。

就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,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“诺,就是这位先生。”

护士耸耸肩。可林音音的心却渐渐沉了下去。

“你是?”

“沈怀远。住在翠竹苑一栋,咳咳。我都看见了。”沈怀远意有所指。

林音音瞬间了解了。

他是看到郑昊之和林水怎么羞辱自己,看不过去所以救了她吗?

“谢谢。”林音音说:“住院费多少钱,我给你。”

心像是被浸泡在盐缸里,酸酸涨涨。林音音窘迫的打开钱包,可里面掉出来几个五毛钱的硬币滚落在沈怀远脚边。

空空如也。

上一章

3章 我也是你女儿

林音音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去解释,门外闯进来个人,大着嗓门就伸手去拽她。

“林音音!你是不是又把事情给我搞砸了?你要不要脸,去勾引你姐夫,林水现在都被你害的疯了,你怎么还这么不知好歹,我让你去求郑昊之,不是让你去勾引他!”

妈妈孟欣扯着她的头发把她往墙上拽,刚刚止住的眼泪瞬间往下掉,林音音一把挣脱开她的禁锢。

“我没勾引他!妈,我也是你女儿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“你也是?呵呵,我当你不该把你生下来,你简直就是扫把星,因为你我们林家全都毁了!”

怎么是因为她……

分明是因为林水的丑闻,和经营不善。

林音音咬着唇,喉头甜腥,却说不出话来。

孟欣指着她的鼻子骂,转头看见沈怀远,眼神中多了份鄙夷:“哟。这么快又找到了下一个金主?”

“妈!”

林音音羞愤不已,在陌生人面前被这么破口大骂,还是自己最亲的人,她满脸窘迫,捂着头发往后躲。

沈怀远一把攥住她的手臂:“你就是林音音的母亲?我让你来是来看你女儿受伤了,不是让你来打人的。”

“我打我的女儿,关你什么事?!”

沈怀远眸光一沉,捉着孟欣直接推向床边,目光温柔的去看林音音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谢谢你。麻烦你了,我的家事我自己能处理。”

嘴角的伤口又裂开了,林音音嗓音沙哑,狼狈的躲开沈怀远的关怀。

啪啪啪。

门口忽然响起来阵阵巴掌声,郑昊之眼中挂着浓浓的技巧走进来:“呵呵,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?林音音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自己的姘头了?”

“他不是……”

“女婿!女婿,你看我让音音去找你,她又把事情搞砸了。”孟欣谄媚的靠过去:“我老公被抓起来了,你看在林水的面子上帮帮我们吧?”

“阿姨,林水已经和你们林家没有关系了。”

郑昊之冷漠的别开孟欣的手,冰冷的视线从沈怀远身上扫过,未做停留,对着瘫坐在床上的林音音说:“你出来。”

说完,他轻笑一声,转身离开。

林音音肩膀耸动着,郑昊之冰冷的目光让她头皮发麻。

在他眼里,已经再也不想跟他们林家沾上关系了,昨晚他们明明做了最亲密的事,可他转身居然纵容林水放狗咬她!

这个男人,怎么能这么狠心!

“你这个丧门星,昊之叫你,赶紧过去!记得给你爸求情,白养你这么大了,白眼狼!”

孟欣揪着她的头发把人往外推,膝盖上的伤行动不便,林音音疼的倒抽一口凉气,差点直接扑倒在门框上。

门外,郑昊之衣冠楚楚,逆着光,再看自己这一身泥泞?

林音音胸有郁结,踉跄了两步才走了过去。

4章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

林音音垂着头,咬牙道:“昨晚我不是过去找林水麻烦的,我只是想请求你,帮我父亲一次。”

“你父亲?呵呵,我凭什么帮你?”

郑昊之转身,钢铁般的手指掐住了她的小巧的下巴:“说话啊!你当初因为嫉妒林水的美貌和幸福,见不得我们好,所以故意找人强奸她导致她流产,她都疯了,你凭什么好好地活着?”

“我说了不是我做的!不是我!”

林音音崩溃的想要别过头,可郑昊之却像是要将她的下巴捏碎。

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?”

郑昊之面露鄙夷,“林音音,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?就是你六岁那年,应该直接让你淹死,不该救你!”

轰隆。

脑子里某跟弦断了,林音音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几步,嘴里还喃喃自语: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

旁边忽然有个急诊病人,医生推着手术车过来,床脚撞到了她的后腰,细密的疼开始蔓延,林音音想,如果能死了就好了……

如果当年死了,她就不会爱了郑昊之十八年。

“你当时说,让我以后小心点,不是每次都能这么运气好遇到你。”

林音音颤抖着说出这句,手心里都是汗。

他一句话,她记了十八年!

没想到郑昊之嗤笑一声,“随手救你一命而已,你还真以身相许啊?”

林音音张了张嘴,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,泪水掉进嘴巴里,咸咸的。

郑昊之凌厉的眼神中满是厌恶,鄙夷,仿佛恨不得林音音在这个世界上消失!

他冷笑一声,一把抓住了她往后躲的手腕:“想让我救你爸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“你愿意?!”

“我有条件。”郑昊之冷冷一笑,直接将林音音拽到了走廊深处,被他攥的手腕生疼,她咬着牙,却见郑昊之将手机拿出来,点开了录像。

“啊,不要……别……”

暧昧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,林音音霍然睁大了眼睛,脸上血色褪尽!

“郑昊之,你怎么敢?”

“怎么不敢?你都敢这么浪荡的叫了。我不录下来岂不是浪费?”

郑昊之欣赏着视频上的画面,眼中却并没有情欲,“林水的肾功能衰竭,她需要一颗完整的肾。我查过了,你和她很合适。”

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,可听在林音音耳朵里,却是如同恶魔般阴狠!

“我不!”

林音音伸手去抓他的手机,却被郑昊之轻巧的躲开,一把将她按在墙上,脸都变了形:“你有说不的权利吗?你只能答应。否则,不仅是你、你父亲,还有你三岁的女儿,都得给陪葬!”

女儿!

朵朵,朵朵还小!

他怎么忍心?

林音音只觉得心如刀割,为了一个林水,他居然敢做的这么狠……

“郑昊之,你凭什么这么威胁我……”林音音撕心裂肺的哭喊出声。

可男人丝毫不在意,而是冷漠的开口:“你自己做的孽,自己来还债。”

这么恶毒的女人,如果不是看在她是林水妹妹的份上,他早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剁碎了去喂狗了。

5章 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

郑昊之离开后,林音音靠在墙壁上,背部摩擦着冰冷的墙壁往下滑。

身后忽然传来嘈杂的吵闹声。

林音音还未反应过来,咔嚓咔擦的镁光灯瞬间笼罩着她,刺的眼睛生疼。

“快来,她在这!”率先过来的记者都要把摄像机怼在林音音脸上,她慌忙捂着脸,可根本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。

“林小姐,请问你三年前未婚生子,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?”

“林小姐,你是不是嫉妒你姐姐林水嫁给了郑昊之总裁,所以才找人强奸她导致她流产!”

“昨晚有人看见你被一个男人抱着衣衫褴褛的进了医院,请问是否你们玩的太过激烈需要进医院了呢?!”

“林音音,请你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!”

字字泣血。

林音音被他们问的喘不过气,这些人,是郑昊之安排的吗?他就那么恨她,恨到——想让她死。

抓心挠肺。

林音音慌乱的想要推开他们,可那些记者像是吃人的怪兽似得一句一句喋喋不休的发问,把她说成了十恶不赦的恶女。

“你们让开!”林音音忽然大吼一声,嗓音沙哑:“我不接受任何采访。”

此刻,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铃声。

“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……”

是她给朵朵配的儿童智能手机。

耳边嘈杂的声音都听不见了,林音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推开人群,踉跄了几步,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,等她扶稳了栏杆,却听那边传来陌生的嗓音。

“你好,请问是朵朵的母亲林音音小姐吗?您的女儿从三楼摔下来,目前在我们医院急诊室——”

耳边满是靡靡之音。

朵朵。

她最宝贝的女儿!

林音音眼睛顿时空洞,扒开人群往急诊室跑,殊不知刚刚她和郑昊之说话时,那张病床上的朵朵正喊着妈妈。

“她的女儿出事儿了?快去,这可是独家新闻!”

“快跟上!”

……

急诊室,朵朵右眼上裹着重重纱布,衣服上满是鲜血,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泪痕。

林音音只看了一眼,心就不能呼吸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捉着朵朵的肩膀。

“朵朵!你怎么会从阳台上掉下来?快点让妈妈看看,疼不疼,还有哪里受伤了?”

“呜呜呜。妈咪,是朵朵不好,妈咪不哭。”

朵朵哭着伸出肿胀的小手给林音音擦眼泪,林音音把她抱在怀里,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。

“是、是她自己掉下来的,可不管我的事。”

身后,孟欣尴尬的说。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孩子,她以为随随便便放在家里就成了,谁知道这个小贱种居然自己跑到阳台上摔下来!

“妈!朵朵是个孩子,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家?!”

林音音激动的将朵朵抱起来,心中是无限冷意:“朵朵我带走,既然你这么嫌弃我和朵朵,我们以后搬出来住!”

“走啊,我看你带着这个拖油瓶能走到哪儿去!”

 

----------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[][][]找【中意文学】回复192即可阅读全书--------------


责任编辑:中意

相关阅读

互联日报 Copylift © 2017 linkpaper.net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